搜救工作一度陷入僵持

2020-11-17 10:42

河南的小王一家来京后住在石景山上石府村。小王性格内向,生活圈子很小,除了男友与父母外很少与陌生人交往。一年前,她在一家商场当上了服装导购员,但业绩不出色,数次萌生过退意,家人安慰她尽量适应。

小邱今年25岁,与女友已相处两年了,虽然聚少离多,但感情一直比较稳定,两人本打算在年底结婚。在他的印象中,女友是那种和陌生人说句话就会脸红的人,家里人已经把她能联系的人都问遍了。

女友失踪后,小邱显得很憔悴。得知消息后他关停了在河南的汽修厂,连夜赶到了北京。

昨天下午3时左右,属地消防、曙光、浩天等救援队也来到石景山区上石府区域,现场共有40余人在村中开展搜救工作。

10月26日傍晚,蓝天救援队接五里坨派出所求助,立即进山搜索。当天夜间山中气温几近零度,还刮着三四级的风,救援队上山搜索了数个小时,搜索面积约5平方公里。无奈因气候、环境因素,搜救工作并不理想。

此外,小王的家人查询她的手机通话与短信详单后,发现小王在10月4日和10月9日向陌生号码发过五条信息,并且通话记录中也有一个陌生号码,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

据介绍,无人机相比人力搜索更有优势,以爬山为例,小王进山的方向几乎没有路,队员们上山也会花掉不少时间,利用无人机拍摄技术拍摄图像,20分钟内,可以搜索方圆3-5公里的范围,能有效缩短搜寻时间。

27日白天,蓝天救援队再次分析现场情况,将搜救区域缩小至村子周边的荒地,但经过布网式的排查、搜救犬增援,仍未取得重要进展,搜救工作一度陷入僵持。

小邱沿着屋后那条小王可能走过的进山的路走了一遍,他发现这条路虽然难走,但也不是只通往山区,也可以由此出村。“我更愿相信她是从这里出了村,随着那个朋友去西藏了”,小邱说。

但昨天下午的山风达到3-4级,伴有高空气流,给无人机的操作带来了困难,拍摄图像传输不够稳定,同时为了安全起见,无人机飞行时间较短。

上午,曙光救援队再次“请”来无人机增援,与各队合作,多维立体寻找失联女孩。

曙光救援队还“请”来某俱乐部的无人机增援。在以往的救援中,该俱乐部就利用过无人机成功找到了两位失踪者,一次是通州区某河面,另一次则是在门头沟九龙山。

10月18日晚,男友小邱像往常一样和她通电话,说了几句后,小王先挂断电话,还给他发短信:“有事明天说”。此后因工作忙,小邱也就忘了这件事。

小王父母说,女儿向他们聊起过一个朋友,经常向她描述西藏等地方的美好,还曾带她去香山附近拜过佛。他们怀疑这个陌生号码就是那个朋友的号码,他们希望能联系上这个朋友,询问小王的行踪。

除了例行搜索外,搜救人员将村内20余处监控进行了排查,但都没有拍到小王出村的影像。但在22日下午小王消失后,曾有7名疑似驴友的行人朝进山方向走去,若小王真上山了,可能会与这伙人碰上。救援队打算发动户外圈联系这几位疑似驴友的行人。

今天上午,公安等部门已前往小王家中,进一步协调相关事宜,目前,曙光救援队正在开赴现场,并联合兄弟团队,共同开展搜救工作。

10月22日晚11时许,小王一直未回家,家人发现她的手机钱包都放在枕头下。调取监控发现,小王离家走的是进山方向的道路,离家时脸上蒙着纱巾,脸被包得严严实实,意在躲避院外的摄像头。

得知消息的小邱立即从河南赶赴北京。他随后得知,小王18日晚上与他通话前曾与叔叔聊了80多分钟,说的都是工作上的不顺心。全家人这才意识到,小王可能因为此事离家出走了。

在女友家中,小邱看到了一个皮箱,那里面装有两人结婚用的礼服。眼瞅着婚期临近,而现在小王已经8天没有音信。